首頁>本刊特稿

后疫情時代,數字絲綢之路價值將更為彰顯

2020-08-13 15:18:00 【關閉】 【打印】

  數字絲綢之路是數字經濟發展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有機結合,是中國在數字時代提出的推動人類共同發展的新方案。秉承“一帶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數字絲綢之路以平等為基礎,以開放為特征,以信任為路徑,以共享為目標。前期的實踐已經證明,數字絲綢之路的建設,有利于克服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的文化差異,有利于逐步縮小數字鴻溝,有利于為世界經濟發展賦能。特別是在后疫情時代,數字絲綢之路的價值將更為彰顯。

  應運而生 

  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不久,數字絲綢之路建設便提上日程。2015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愿景與行動》提出,共同推進跨境光纜等通信干線網絡建設,提高國際通信互聯互通水平,暢通信息絲綢之路。20175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指出,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加強在數字經濟、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機等前沿領域合作,推動大數據、云計算、智慧城市建設,連接成21世紀的數字絲綢之路。這是中國領導人首次正式提出這一概念。20184月,習近平在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再次強調,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等為契機,加強同沿線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在網絡基礎設施建設、數字經濟、網絡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建設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20194月,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繼續強調,順應第四次工業革命發展趨勢,共同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機遇,共同探索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探尋新的增長動能和發展路徑,建設數字絲綢之路、創新絲綢之路。在此次峰會期間,還專門舉辦了主題為“共建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的分論壇。 

  數字絲綢之路以深化數字經濟國際合作為基本內容,通過與相關國家和地區共建信息基礎設施、推動信息共享、促進信息技術合作、推進互聯網經貿服務和加強人文交流,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響應這一倡議,20165月,中國科學家聯合國際專家正式發起了為期10年的基于空間觀測的數字絲綢之路國際科學計劃倡議,目前已有數十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專家參與這一計劃。 

   數字絲綢之路源自中國,屬于世界。數字絲綢之路作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新引擎,得到越來越多人的重視。20198月,數字絲綢之路國際合作會議在重慶召開,與會人士一致認為,數字經濟已成為全球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正在不斷創造新的生產供給、激發新的消費需求?!耙粠б宦贰毖鼐€國家和地區應搶抓數字經濟發展機遇,合作拓展數字經濟發展新空間。 

  進展可喜 

  面對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大方向、大趨勢,各國積極響應數字絲綢之路建設。正如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發布的報告所言,盡管美國希望阻礙華為公司進入美國及其他海外消費市場,但中國多家科技巨頭鋪就的數字絲綢之路早在很久以前就從亞太延伸到了海灣地區和非洲。許多“一帶一路”沿線新興經濟體從缺乏基本網絡設施,一舉躍升到擁有4G商用網絡和技術平臺的階段。 

  201712月,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標準聯通共建“一帶一路”行動計劃(2018-2020)》,呼吁在5G、人工智能、衛星導航等技術領域建立統一標準。20208月,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 、中央網信辦等部門聯合印發了《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標準體系建設指南》,提出深化人工智能標準國際交流與合作,注重國際國內標準協同性。截至2019年年中,中國已與16個國家簽署了關于加強“數字絲路”建設合作的諒解備忘錄,與19個國家簽署了雙邊電子商務合作諒解備忘錄。 

  在上述政策引領下,許多數字絲綢之路的前期成果紛紛落地。201711月,中國電信與俄羅斯電信運營商TransTeleCom開通了首個基于100G ULH(超長距)密集波分復用技術的貫穿中歐的跨境傳輸電路。20187月,作為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早期收獲成果的中巴跨境光纜項目已經竣工。20205月,中國移動國際有限公司、臉書、南非電信運營商MTN GlobalConnect、法國電信運營商Orange、沙特電信公司、埃及電信等宣布將合作鋪設2Africa海底電纜以服務非洲大陸和中東,并經由東非與其他海纜相連以進一步延伸至亞洲。該項目是非洲大陸覆蓋面最廣的海底電纜,建成后將極大提升整個非洲和中東的連接性。除了大型基建項目,過去幾年來,“支付寶”也開始在歐洲和亞洲40多個國家建立直接業務或通過當地支付平臺運營業務,京東智能物流中心在泰國建成,抖音App在東南亞地區廣泛流行。 

  不僅如此,數字絲綢之路倡議還與很多國家的數字經濟發展戰略相契合。例如,在中亞,哈薩克斯坦于201712月通過了《“數字哈薩克斯坦”國家規劃》,烏茲別克斯坦于20187月頒布了“關于發展數字經濟措施”總統令并于201911月發布《數字烏茲別克斯坦2030國家戰略構想》草案討論稿與實施路線圖,土庫曼斯坦總統于201811月批準了《土庫曼斯坦20192025年數字經濟發展構想》,塔吉克斯坦總統于201912月批準了《塔吉克斯坦數字經濟構想》;在東南亞,2020年是中國—東盟數字經濟合作年,東盟正在制定“第四次工業革命綜合戰略”,旨在解決第四次工業革命在治理、經濟和社會等方面面臨的問題;在非洲,非盟制定的《2063年議程》中,“泛非數字網絡”和“網絡安全”是該議程的旗艦項目。20195月,以“推動非洲數字經濟”為主題的第五屆轉型非洲峰會召開,肯尼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提出了“非洲數字經濟藍圖”,呼吁非洲各國運用數字技術促進非洲大陸經濟發展轉型升級;在拉美,作為D7(世界上數字發展和數字政府最先進的國家集團)成員國烏拉圭是拉丁美洲人均軟件出口量第一的國家,該國駐華大使費爾南多·盧格里斯表示,他們非常有興趣成為“一帶一路”數字維度的一部分,希望能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吸引更多的中國創新公司來烏拉圭,將烏拉圭作為一個開展業務的基地。 

  挑戰不斷 

  當然,作為新生事物,數字絲綢之路面臨的挑戰也不容忽視。 

  近年來,美國對數字絲綢之路的警惕性越來越明顯,普遍擔憂它將對美國構成重大挑戰。美國外交學者網站20197月發表文章認為,通過數字絲綢之路,中國正在與美國進行戰略技術競爭,并向全球輸出其“數字威權主義”模式。美國信息技術創新基金會總裁羅伯特·阿特金森提出,“為了應對中國在數字發展上的野心,我們應該在尖端科技行業努力爭取每一點全球市場份額?!?span lang="EN-US" style="line-height: 175%;"> 

  在實踐層面,美國已著手抵制數字絲綢之路建設和中國科技企業在全球的發展。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推出“數字互聯互通與網絡安全伙伴關系”等機制,不斷加強對數字絲綢之路的制衡。同時加大對美國企業以及盟國和伙伴國家企業的支持力度,針對中國支持的數字絲綢之路項目提供“替代性選擇”。另一方面,美方對華為等中國科技企業開展全方位圍堵打壓。20208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記者會上宣布美國建立“干凈網絡”的五大措施,并點名包括華為、中國移動、百度在內的7家中國科技公司,以禁止更多來自中國的應用程序,進一步限制中國公司進入美國的云端系統。86日,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將禁止騰訊公司與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個人和實體之間進行與微信有關的任何交易。美國還要求“五眼聯盟”的5G建設棄用華為公司技術,試圖脅迫美國盟友與中國脫鉤。美國將日本作為在亞太地區尤其是東南亞應對數字絲綢之路的首要伙伴,不斷深化與日本的分工協作和相互借重。美國還污蔑中國借“一帶一路”建設輸出中國模式——“數字化 + 舉國體制”,在所謂“國有企業不公平競爭”等問題上做文章,破壞數字絲綢之路建設。 

  除了外部干擾外,相關國家的數字經濟發展和基礎設施建設普遍較為薄弱,這限制了數字絲綢之路的發展速度。例如,提高數字基礎設施服務的質量和效率,首要任務是網絡帶寬和網絡性能的大幅提升,但中亞國家和亞歐區域普遍存在網絡等硬件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問題。非洲互聯網普及率更是處于較低水平,只有部分非洲城市居民擁有數字交易賬戶,移動支付、網絡購物、電子商務等數字經濟服務尚未普及到廣大非洲民眾。同時,非洲數字經濟發展面臨治理困境,只有少數非洲國家政府對發展數字基礎設施、服務與技能等進行戰略性和系統性的投資,非洲金融科技初創企業融資困難,非洲大眾消費群體面臨網絡欺詐問題。 

  前景可期 

  中國與相關國家共建數字絲綢之路尚處于起步階段,雖然取得了顯著成效,但也面臨嚴峻挑戰。展望“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數字絲綢之路完全有條件發揮更大作用。2020618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級別視頻會議達成的共識之一就是,深化創新合作,拓展電子商務、智慧城市、生態環保等新的合作增長點,創建數字絲綢之路。727日,《全球貿易》雜志刊文認為,在中美關系趨緊和新冠疫情的雙重背景下,數字絲綢之路在中國創建新貿易生態系統,深化與發展中國家的貿易關系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將重塑全球經濟。美國環球風險分析網站“邊緣”新聞網也有文章分析認為,中國在利用人工智能等其他技術識別手段和監測病毒感染者方面取得的成功,可能也適用于整個“一帶一路”沿線。中美貿易戰和新冠病毒將進一步激勵中國對“一帶一路”倡議采取更多合作模式。 

  為了更好地推動后疫情時期的數字絲綢之路建設,為各國經濟發展創造更多新增長點,為全球經濟復蘇注入更多新動力源,建議重點在以下方面加強合作。 

  一是加強數字基礎設施硬件建設合作。不少業內人士稱,數字基礎設施是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建設最為關鍵的內容之一,今后應大力推進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尤其是互聯網、電信等領域,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及相關國家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中國高科技企業可利用自身技術和資本優勢,積極參與到共建國家的互聯網、物聯網、跨境光纖、海底光纜、衛星導航等硬件設施項目當中。中國也可通過分享數字化轉型的變革紅利,提升相關國家的數字化建設能力。在金融科技、電子商務、智慧出行等領域,可策劃推出一批務實合作項目。 

  二是加強數字治理合作。秉持共同參與、共享紅利、共擔責任的原則,在數字治理領域開展對話交流,共同提高“一帶一路”共建國家的治理水平??上蛴嘘P國家積極宣介中國數字治理理念和實踐舉措,幫助這些在知識產權、個人隱私保護、跨境數據流動等信息安全領域進行法規與政策的制定工作。同時,積極發揮政府的引領作用,在宏觀治理層面加強政策對接,做好頂層設計。支持引導企業積極參與重點建設項目,推動社會組織積極參與數字治理。 

  三是大力開展電子商務合作。在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中國電商企業在搭建電商貿易平臺方面擁有顯著優勢。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跨境進口電商交易規??缛搿叭f億元時代”, 2019年跨入“十萬億元時代”,2020年料將達到12.7萬億元。另根據海關總署數據,2019年全國新增跨境電商企業超6000家,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總額達1862.1億元,同比增長38.2%;今年前5個月,跨境電商零售進出口商品總額達717.3億元,同比增長22.4%,電商平臺積極幫扶外貿企業轉內銷,通過發揮流量、模式優勢,為外貿企業提供推廣、引流和銷售服務,成為外貿企業拓展國內市場的重要渠道。201911月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也已明確指出,發展“絲路電商”是深化“一帶一路”經貿合作的重要抓手。因此,可著力開拓電子商務合作,惠及更多普通民眾。 

  四是加強人才培養合作。人才是一切事業的基礎。近年來,中國與相關國家就聯合培養數字人才開展了一些探索,積累了一些經驗。建議以雙方的大學和企業為主體,以設立聯合研發中心、校企聯合項目、定向培養項目等多種方式培養人才,輔以政府間合作項目加以引導,重點在數字新型學科建設、合作研究、實訓基地建設等領域給予支持。 

    

  孫敬鑫 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院傳播中心主任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网易彩票